您当前位置:延川地情网 >> 文化旅游 >> 民风民俗 >> 浏览文章

延川道情

时间:2016年11月12日信息来源:不详 点击:

 

延川道情是陕北道情的分支,是陕北道情家族中的后起之秀。一曲完整的道情由起板、开场白、引子(亦称大过门)、正本、结尾五部分组成。唱腔有老调和东路调(新调)两大类。老调悠扬文雅,节奏舒缓,多蕴含苦腔愁味。东路道情,曲调热烈奔放,节奏急速,衬词较多,故唱时必须咬清字音。如今,在延川民间流传的道情剧有《十万经》《李大开店》《墙头记》《三回头》《牡丹亭》《走南阳》《忤逆子》《李四接妻》《张良卖布》《二流子转变》《湘子出家》等,其中《十万经》《李大开店》最受群众欢迎,是传统道情的代表作。

延川道情一直以文戏为主,以生、旦、丑戏为主,所以形成行当不全的弊病,人们习惯上一直称它为小戏。延川道情是一种地方戏曲,故延川道情音乐也应属戏曲音乐。延川道情唱腔形式多样,表现力丰富,可分“老调”和新调两大类。老调,有人也称西凉调。它是延川道情唱腔中历史最久的唱腔。它的音域宽广,情绪高亢、激昴、深沉、浑厚、善长于表现悲哀、凄凉、伤痛、思念等情感。后来因剧情发展需要,经过不少民间艺人加工提炼,又出现一部分轻快、明朗、喜悦、欢腾的唱腔。从现在流传的唱腔来看,大致可分为“平调”、“十字调”、“一支梅”、“耍孩儿调”、“凉腔”、“梦板”、“泪板”、“滚白”、“梅花调”、“太平调”等十多种。

新调是20世纪20年代以后发展起来的一种唱腔。它的旋律奔放、跳跃、开阔、明朗,多表现热烈、欢腾、喜悦等感情。它的主音“5”的高度是老调的“2”,相差四度,演唱比较省力。新调亦有十多种唱法,自成一个体系,它的词句,也有一定格式,大多是上下两句体的七字句和十字句,或四句体的七字句。

延川道情的“过门”分为“引子”、“板头过门”、“腔间过门”、“句间过门”、“下句过门”、“送板游弦过门”等六种。延川道情曲牌,常用有八板类、柳青娘、荡天量、阴司牌(思舞用)、花梆子、留板等。有的曲牌多用在梳洗打扮、洞房花烛、喜庆、迎送、饮宴等较长时间表演上;有的多用在喂猪、喂鸡等家务和农事活动动作上;有的用在旦角戏剧动作的专场表演上;有的用在神话剧中,小思判名上下场或一些滑稽动作上。伴奏是主旋律伴奏,没有和声与音型伴奏。伴奏乐器和其它戏剧一样,也分文武场面。

一、基本特征

延川道情既言道,又言情,道为根基,情为心声,有道可依,有情可信。它是在民间说唱与民歌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具有浓厚的说唱色彩与民歌风味,这是主要特点之一。延川道情的创腔者是诸多民间艺人,满头高梁花的闹秧歌“把式”,所以具有浓烈的乡土气息。它的艺术形式、表现方法不同于其他戏曲,尽管有一定板式,但绝不受板式约束,随意性强,唱起来灵活,是它的特点之二。

延川道情唱腔第三个特别是虚词、衬词多,甚至还有不少口头语,如“啊呼嗨”、“咿呀嗨”、“哎嗨呀”、“那个”、“了得”、“就”、“了”等,但用的十分恰当,十分自然,成为一种特殊的表现手法。延川道情衬词多,人们听后不是感到啰嗦,而是感到情真意切,恰到好处。高兴时欲跳欲蹦,喜笑颜开;其衬词达成烘托渲染气氛,抒发感情的表现手法。

延川道情唱腔的板式是板腔体戏剧音乐的一种节奏形态,是由节拍、节奏、速度组合而成。唱腔有一部分为两句体结构唱腔,类似板腔体。但它发展不完全,唱腔的命名分类也不是按板眼、唱词句式分类,所以不能套用板腔体板式。按节奏形态可分三种:一种是一板一眼的,一种是无板无眼的,一种是一板一眼、一板两眼混合的。按速度也是慢速、中速、快速三种,这种道情在演唱中使用的梆子,是一拍一梆,给人感觉好像有板无眼。

延川道情有老调和东路调(新调)两种,老调唱腔音域宽广,情绪高亢、激昴、深沉、浑厚,善长于表现悲哀、凄凉、伤痛、思念等情感。新调唱腔旋律奔放、跳跃、开阔、明朗,多表现热烈、欢腾、喜悦等感情。因此既益叙事,又益抒情,有许多唱腔能叙事抒情于一炉。是一个较为理想的地方戏唱腔。

二、相关器具制品

延川道情伴奏分文场和武场两大类。文场乐器主要有小三弦四音管子。这是延川道情戏的三大件,也是主要的帮腔乐器。其他乐器还有二胡笛子板胡等。文场乐队组成一般由两担小三弦,一把四胡,一支管子、一把二胡,一把板胡、一支笛子,共七件乐器。

武场面乐器有板鼓牙子梆子水水手锣玉鼓铙钹勾锣等。作用有两种:一种是配合唱腔伴奏,掌握节奏,造成气氛;另一种是用于戏剧动作。常用乐器是板鼓、牙子、梆子的击浅为一柏一击,水水的击法随节奏击拍。延川道情因常与秧歌一起演出,在民间多用秧歌上用的乐器及铜器代替。

三、历史渊源

道情,本为道士曲。它是服务于道教的一种音乐形式。在唐代就有“九真”、“承天”等曲目,到南宋时开始用渔鼓、简板伴奏。在元人杂剧《岳阳楼》、《竹叶舟》等剧中均有道情穿插演唱,说明元代道情流传民间。明清以来流传甚广,题材也有所扩大,在各地同民间歌谣相结合,发展成许多曲艺,有的仍称道情,有的称渔鼓。

元、明时期,道情流传陕北延川,在民间活动中演出。这时,延川人将道情与民间歌谣、民间舞蹈有机结合在一起,完成了它的第一次转化,演变成一种曲艺形式。它的说唱韵味深厚,有明显的曲艺色彩。

明清时期,延川民间艺人将曲艺道情进行改造,加工提炼,变成了戏曲,在闹秧歌中演出。其戏曲简单相糙,服饰是闹社火的秧歌服,动作是粗犷的秧歌舞,语言是地道的方言土语。这是道情戏曲的雏形阶段,多数还是以道教故事为题材的曲目,如《湘子出家》《湘子算卦》《林莫降香》等。后题材逐渐扩大,出现了《毛红跳墙》《子胥过江》《十万经》等。

由于道情已发展成一种地方剧种,老调道情已不能适应新的形势,特别是它已不能完全刻画表现那么多剧中人物性格,在这种情况下,新调产生了,这就是“东路调”。新调的兴起,丰富了道情的唱腔,提高了表演质量和戏剧效果,是道情史上一次大革新。陕北闹红时期,过去那种以神话故事、才子佳人为题材的道情戏剧,不适应当时形势,延川县杨醉乡等艺人编创了以现实生活为题材的现代戏,这是延川道情的第二个革新期。

上世纪80年代后,本县文人受《翻身道情》影响,创作了一大批具有时代气息的道情戏。比较著名的有《悔恨泪》《刘栓回头》《王老婆迎人》《徐县长下乡》《寡妇门前》等。由于这些戏剧的产生,奠定了延川道情在陕北道情中的地位,当前在陕北已首屈一指。

四、区域及其地理环境

延川地处陕西省北部,延安市东北部,东隔黄河山西省永和石楼县相望,南邻延长县,西南、西北与宝塔区、子长县毗连,北与清涧县接壤,东径109°362011026°44′。北纬3637°15370555°。全县东西长70公里,南北宽39公里,总面积1983.2平方公里。辖82乡,346个行政村,18万人,除35人为少数民族外,其余均为汉族。

本县属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区,白于山山脉。境内100米以上沟道22178条,沟壑密度每平方公里4.68公里。梁峁起伏,沟壑纵横,地表破碎,植被稀疏。地势西北高、东南低,最高海拔1402.6米,最低508.5米。属暖温带半干旱大陆性季风气候,雨量不足,气候干燥,冬严寒,夏酷暑,四季分明。日照长,辐射强,年均气温10.6℃,无霜期159天,年均日照时数2558.6小时,年太阳总辐射量122.66/平方厘米,生理辐射量60.1千卡/平方厘米,属光热资源高值区之一。水资源较贫乏,年均降水量493.4毫米,61.4%集中在79月份,夏多暴雨。自然资源不丰,部分物产具备一定优势。已探明矿藏有石油、煤、瓷土、磺砂、石灰石、铁矿石等。农牧主产小麦、谷子、玉米、黄豆、红枣、苹果、洋芋、羊等。山高谷深,重峦叠峰,交通闭塞,来往不便,如此便构成了民俗民间文化生长和传承的特殊地理环境。

延川道情全县均有分布。保护和传承最为著名的有:贺家湾中心社区刘家河村,土岗乡小程村,延水关镇桑洼村等。境内北部多唱老调,亦称西凉调,由甘肃、宁夏传入;南部多唱东路调,由绥德、米脂传入。境内贺家湾中心社区刘家河村与关庄镇楼河村道情最为著名。

五、传承谱系

刘家河道情谱系

延川县贺家湾中心社区刘家河村康氏家族,几代人一直爱好唱道情,对道情的传承和发展做了很大贡献。200年前,康氏一家从清涧县康家湾迁入本地,其户主精通五音,爱唱道情,劳动之余,经常把村里爱闹红火的人组织到自己家里唱道情。这一遗风传到康世德康其国康其胜康其有四兄弟时,四人都成了乐器高手,唱道情更成了把式。这时已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这时他们不光是组织到一块唱道情,而且发展到组织村民开始春节闹秧歌、打台子演道情戏,甚至出村演出,年年如此。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清涧县一个名叫刘志军的年轻人,他给康氏一家擀毡时,经常一块唱道情,发现他会的剧本特别多,有《十万经》《李大开店》《子胥过江》《三回头》等十几个本子。于是康其国等人煽动其它户族,请刘志军给村里教道情戏。从此该村道情在延川境内名声特别大。除康其国弟兄几人外,康氏下一代又涌现出康清云康加治等道情把式,村里出现了李林李建帮李恒胜李树同李树周刘进杰等闹道情好演员。文化大革命期间,村里秧歌、道情停了几年,只聚到康氏大院唱几碗道情。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康其国之孙当了村书记,再次请刘志军到村教道情,培养年轻人。这时又闪出了康风云康加英白风平刘延平等好角色。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村里道情、秧歌经常进县城演出。九十年代末至今,北京等地旅游团多次到该村观看演出,甚至外国友人也有的到过此村,对该村道情和秧歌给予很高评价。

惠氏家族道情谱系

第一代惠应太,生于189957日,文盲,清涧县东堂堡乡东堂堡村人,爱好道情艺术,一口好嗓音,唱道情有色有味,以唱旦为主,14岁开始包头唱旦,领班唱道情戏,以庙会为主,后来战争年代,又带领宣传队,到乡下演唱红色歌曲,为红军宣传政策。

第二代惠万年,生于1927213日,文盲,清涧县东堂堡乡迁至延川镇石家河村。受家庭影响,12岁开始演唱道情戏,天生好嗓子,唱道情味浓、入音。主要以唱旦为主,四十年代为党中央红军宣传过《二流子转变》《送公粮》《送子参军》等红色宣传。1953年参加过省民间艺术调演,演出《大战二狼山》。多次参加过地区调演并获奖,晚年应邀进北京等地演唱,收录全国民间名人录《第五卷》。领过道情班子,能唱《十万经》等几十个传统剧本,20041024日去世。在清涧、延川有不少学徒,就连陕西歌舞剧团的国家一级演员白秉权也问他学过道情和民歌。县市音乐专业人员曹柏植李星池等都向他采录、学唱过延川道情,王静的《延川道情传统唱腔一书收录了他的不少唱腔》。在延川他到“十甲村”等地多次传艺授徒,多次接受省地()及中央电视台甚至香港、台湾、法国、美国等人员采访录音录像,传播很广。其弟惠万贵,生于1929715日,小学文化,医生,马家河乡曹家圪崂村人,唱道情,当伞头在延川小有名气。

第三代惠斌杰,是惠万年之子。生于1956年2月5,初中文化程度,延川镇石家河村人。唱过很多道情小戏,经常自编、自演,家庭演出,在春节文艺活动期间,为党和政府宣传退耕还林、抗非典、计划生育、铲除邪教、夸延川等方面表演道情小戏。在县民歌大赛中获一等奖,道情大赛中获三等奖,小戏调演获家庭一等奖。其妻高小琴,生于1959年10月23,初中文化,本人从小爱好道情,嗓子好。多年来一直配合丈夫宣传演出,在县民歌演唱大赛中获二等奖,道情演唱大赛中获一等奖,道情小戏调演中获一等奖。惠斌杰之弟惠志杰也爱好道情艺术,经常参与演出。

第四代惠智勇,是惠斌杰之子,生于19831213日,小学文化。1998年进入延川道情艺术团学生,曾多次参加过县市举办的道情、小戏调演,获市区小戏调演演员二等奖、民歌大赛二等奖、快板二等奖。

王氏家族道情谱系

清同治年间,王氏家族组织了秧歌班子。在本村邻村闹秧歌演道情戏,一直流传至今。王氏家族道情戏可分为四个高潮时期。

第一个高潮期在清末民初,主要骨干人员有王延忠(生于同治七年卒于47)王延宜王迁其王玉祥王玉池王玉明(上述人员均生于1890年~1905年间,卒于1970年前后),这是王氏家族道情谱系第一代传人。

第二个高潮期在1940年~1952年,主要代表有王玉刚(19161986)王志亮(19222000)王岁周王志宽王光锐王志珍王世兴等是第二代传人。

第三个高潮期在1953年~1964年,这个期间的代表人物有:王静王世英王志亮张向有等是第三代传人。

第四个高潮期在1980至现在,主要代表人物有王应霞王竹琴等,从90年组织了常期演出班,至今一直在活动。

演出剧目

第一代演出的有“湘子出家湘子算卦”、“材英降香”、“毛红跳墙”等。

第二代演出的有:“兰新记”、“柜中缘”、“三回头”及现戏“家庭图”、“纺花”、“二流子转变”等。

第三代演出的有:“十万经(前后本)”、“合凤裙”、“李大开店”、“刘秀烧窑”、“牡丹亭”、“湘子出家”、“林英降秀”和部分现代戏。

第四代演出的剧目,除第三代传承的传统剧目外还演了不少现代小戏。

第三传人,王静,在延川县工作,他编写了一本《陕北延川道情传统唱腔》,现以出版发行,在延川广为流传,还搜集整理了许多陕北道情传统剧目准备出版发行。90年—92年王静在延川县剧团工作期间。曾编写一本道情小剧“寿宴之前”并为“一包饼干”、“寿宴之前”谱写了曲谱,并参加延安市90年举办的小戏调演。1999年—2003年王静参加了鲁玉莲举办的延川老年人活动中心,并任导演,编剧在这个团体中为韩合生、曹应花、呼化东等教唱延川道情,使家族谱系的剧目、唱腔、得到进一步扩散传留。平时王静经常和著名民间艺人惠万年等人,商碹,探讨延川道情的唱腔、剧目等事,并经常为贺加胜组织的演出班子,谱写曲谱,教唱道情唱段,使这个班子演唱水平得到提高。

20058月份县文化局、教育局举办了中小学音乐教师剪纸、道情、民歌、秧歌、学习班,王静任道情教师,为传承保护道情戏种做了大量工作。

高家畔高氏家族道情谱系

眼岔寺乡高家畔村道情是由现年86岁的高新福和其弟高灯章高能录高才开始发展的。

第二代是现年69岁的高作雄和其族弟高作祥高作亮高作彪高作龙高作雄从小爱闹红火,13岁就学会了吹拉弹唱。

第三代是高永富兄弟姐妹六人。

高彩霞,女,48岁,59日出生。

高永岗,男,44岁,97日出生。

高彩峰,女,43岁,107日出生。

高彩花,女,39岁,717日出生。

高永林,男,37岁,37日出生。

高永后,男,35岁,87日出生。

高永林高永后1987年居住县城区,组建了小区道情自乐班,经常开展培训和宣传活动。2004年在县上道情大赛中获三等奖。

六、主要价值

具有上述特征这种道情,在整个陕北道情中占有重要地位,是陕北道情的精华,也是陕北道情的缩影。它是西北地区的优秀民间音乐之华,是古老陕北说唱和剧种的遗存。发掘、抢救、保护延川道情,其价值主要有两点:

学术价值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在中国剧种中,有家剧秦腔晋剧越剧川剧等几十种,甚至东北二人台也占有一席地位,而延川道情却不见经传。随然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延川道情上京演出,得到中央领导和有关专家的认可,但终于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作为陕北道情缩影的延川道情的发掘、抢救和保护,将带动和促进整个陕北地区道情的弘扬。它的丰富内容和基本特征,及其传承历史,在中华其他剧种中实属罕见。发掘、抢救和保护陕北道情,不仅对丰富和完善中国戏曲,乃至对世界剧种的丰富和完善,都将产生一定的推动作用。

实用价值

延川道情是西部地区群众喜闻乐见的一种地方剧种。发掘、抢救、保护延川道情,对陕北地区乃至全国精神文明建设,丰富人民群众文化生活,提高人民群众的素质,促进人们全面发展,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都将产生重要的促进作用。

七、濒危状况

延川道情虽然在延安市文化部门和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扶持下,作了许多发掘、挽救、继承、弘扬工作,活动开展良好,使延川道情在陕北地区成了一面旗帜。但仍然存在着不少难以解决的问题:

1、延川道情赖以生存、发展的社会基础发生了变化,由于受现代电视的冲击,舞台剧逐渐没有市场,道情更是如此。许多,道情班子和道情剧团难以维持生计,有的甚至解散。像过去那种农村年年闹道情的现象逐渐少见。县道情艺术团虽然没有解散,但多年不排新戏,更不见大型道情新剧搬上舞台,导致道情剧种没有足够的发展,甚至一些地方出现断代现象。

2、一些颇有造诣的道情“把式”,因年纪已高逐步退出舞台,有的相继谢世,有些绝技难以得到传承,而年轻的道情手在技艺上不能独树一帜,在道情间有威望的很少。

3、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和市场经济的发展,人们文化生活日益丰富,审美需求提高,对道情的兴趣愈来愈淡。一些民间艺人外出打工,参加演出活动也愈来愈少。延川道情的发展举步维艰,濒危状况难以改变。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文章热词:延川 道情
延伸阅读: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4-2015 YanChuan Local Records,延川县方志办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延安市延川县城南关 邮编:717200 联系电话 0911-8111632
建议使用IE8以上浏览器